第七十五章 我们的爱

小说:那些过往的青春作者:王昭然更新时间:2019-01-19 06:32字数:168046

每一次的相亲对象都让夏品感到无比尴尬,可她妈妈却总是说她要求太高,时不时地还把齐睿搬出来,夏品简直觉得自己快疯了,无数次求助小佳,但小佳也没有办法。

快到新年了,各家各户一片欢庆,这是周晓晓在齐睿家过得第一个春节,齐睿妈妈看着周晓晓许久没有动静的肚子,问齐睿:“晓晓的肚子怎么还没有动静啊?”

齐睿挠了挠头:“我怎么知道啊?”

于是齐睿的妈妈在饭桌上婉转地问周晓晓:“晓晓,最近没有特别想吃的东西吗?”

周晓晓知道老人家的用意,笑着说:“妈妈,您放心吧!过些日子我和齐睿一起去医院看一看。”

齐睿站在旁边没有说话,齐睿妈妈高兴地拍着自己儿媳的手:“真是懂事儿的孩子。”

吃完饭后,齐睿陪着周晓晓去了周家,周家父母看见自己女儿好女婿回来,笑得合不拢嘴:“齐睿,快进来。我把子健叫下来。”

周子健从楼上下来,看着一脸疲倦的周晓晓,问齐睿:“她怎么了?”

齐睿笑着说:“嗨,没什么事儿。就是我妈催着我们要孩子呢!”

周子健顿时语结,吃饭的时候,周子健犹豫了半天,决定还是把事实的真相说出来。

“爸妈,晓晓,齐睿。我要和你们说件事儿。”

周子健母亲笑着说:“是不是交女朋友了?”

周晓晓惊讶地问:“是吗,哥?”

周子健摇了摇头,沉重地说:“晓晓,哥哥一直以来都对不住你,齐睿我也对不住你。”

四个人听着周子健的话,一塌糊涂。

周子健接着说:“其实,晓晓在那次中枪事故中,伤到了子宫,恐怕今后都不能怀孕了。”

周晓晓听着周子健的话,只感觉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手脚无力把手里的碗摔在了地上。

周子健担心地问周晓晓:“晓晓,我……”

周晓晓用手势打断了周子健要说的话:“让我静一静吧!”说完,往楼上自己的房间走去。

齐睿跟上去想要安慰安慰,也被周晓晓拦住了。

回到屋里的周晓晓顺着门缓缓滑落,就像眼睛里的眼泪一样直到瘫软在地上。

周家父母不放心,齐睿还是跑上了楼,敲着周晓晓的房门:“晓晓,你先把门开开。有什么话咱们好好商量,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你听话行吗?”

周晓晓把门打开,流着泪笑着看着站在门口的齐睿:“齐睿,咱们离婚吧!你被骗了。”

齐睿抱紧周晓晓,摸着她的头说:“怎么会呢?没有孩子也没关系,我们可以过二人世界。如果你真的喜欢孩子,我们还可以抱养一个。”

周晓晓痛哭失声:“齐睿,我们对不起你。”

齐睿笑着说:“都是一家人,有什么对不起对得起的?”

周子健站在旁边,看着紧紧相拥的两个人,欣慰地笑了。

小佳在一次小型聚会上,无意中说出了夏品相亲的苦恼,齐睿听了以后转眼看了看一直单身的周子健,盘算着……

夏品还是听着母亲的话,接受着一次有一次的相亲活动,她觉得自己像极了一个木偶,任人摆布。

“今天这个要下午,你王阿姨说是个有钱人,还很年轻,长得也不错。条件挺好的。”

夏品吃着饭,应和着知道了。

下午按照约定时间,夏品准时到了约定好的西餐厅,刚一进门就看到了坐在靠窗位置的周子健,夏品惊讶地问:“周子健?你来相亲吗?”

周子健带着他的惯有的笑容问:“夏品?别告诉我相亲的对象是你?”

夏品看了看周子健手边的一朵百合,笑着说:“恐怕你说对了。”

周子健请夏品坐下:“好久不见了,最近过得怎么样?”

夏品笑着说:“还好,你呢?”

周子健一样:“我还是老样子。”

两个人聊得很好,周子健送夏品回家时问:“夏品,你和齐睿的事儿,我很抱歉。”

夏品笑着说:“都过去了,再见。”

回到家里,夏品妈妈赶紧跑过来问夏品:“怎么样?是不是很好?聊到这么晚。”

夏品无奈地走进浴室:“碰见了一个熟人,才聊到这么晚,您多想了。”

夏品妈妈没有伞说话,叹了口气,回到自己的屋里。

洗完澡后,夏品回到了自己的屋里,听到手机响,拿起一看是张海航:“喂!张海航,最近你跑哪儿去了?都不见你人影儿?”

张海航贫起来:“你猜呢?”

夏品不耐烦地说:“我懒得猜,你到底说不说。”

张海航投降:“我在根据你独自旅行的路线,走你走过的路。”

夏品惊讶地问:“你在国外。”

张海航笑着说:“这有什么好惊讶的?”

张海航和夏品玩笑着说:“夏品,如果到了三十岁,你还没嫁,我也没娶。我看咱两就凑合凑合得了。”

夏品笑着说:“不行,绝对不行。”

张海航无辜地问:“为什么?”

夏品郑重其事地说:“因为友情比爱情更历久弥新。”

张海航笑着流出了眼泪,看着夏品曾经看过的爱琴海,对夏品说:“诶!我说夏品。”

“嗯?”

“你听没听书上说过,早晚有一天,会有一个人走过你所有走过的路,看你所有看过的风景。”

“听过啊!”

“现在我就是那个人,不过是以最好最好最最最好的朋友的身份。”

夏品红着眼眶说:“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

张海航和夏品的电话一直聊到很晚,晚到一直到夏品睡着,一直到张海航看见曾经夏品看到的日出,那一刻他明白了,夏品真正放下的不只有爱情,还有所有的痛,他们都相信他们能够重生,能够幸福。

夏品依旧进行着她的相亲活动,却又一次在相亲中碰到了周子健,中间的介绍人却不是同一个人,两个人寒暄了许久又各自回到了自己的轨道上。

过了些日子,张海航回国,带回了一个外国美女对着坐在对面的夏品说:“我和露西已经结婚了,我们把证都领了。”

夏品惊讶地问:“怎么那么着急啊?”

张海航笑着说:“怎么?你反悔了?”

夏品笑着:“去去去!问你正事呢。”

张海航不改贫气地说:“因为她肚子里正孕育着我们的小宝宝呢。”

夏品看着露西的肚子,露西笑着摸着自己的肚子。夏品摇了摇头,对张海航说:“希望这个小宝宝能把你牵住了。”

张海航骄傲地说:“必须的。”

夏品回到家,妈妈对自己说,明天还有一个相亲,让她好好准备准备,夏品学着妈妈的话,和她一起说:“人长得不错,条件挺好的……”

还没有说完,母女俩就相对笑了起来,夏品搂着妈妈的腰:“妈,这种事儿还是要看缘分的,你别在让人给我介绍了,如果真有合适的,我自己会把握的。”

夏品妈妈摇了摇头,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好吧!不过明天那个你一定得去看看,这是你小姑姑介绍的,我们不好让人家没有面子。”

夏品点了点头:“我会好好准备的。”

有的时候,夏品真的不知道老天到底和她开着什么样的玩笑,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周子健,夏品捂着嘴笑个不停。

周子健也同样抿着嘴笑着:“夏品,不然我们就在一起吧!总这样下去,我怕把月老累着。”

夏品含泪点了点头。

让夏品很意外的是,她和周子健相处得很好,两个人的性格也很合拍,观点也没有太大的出入。

就这样,夏品和周子健如缘地结婚了,婚礼很热闹,只是齐睿因为母亲生病的原因没有参加,周晓晓带上齐睿和自己的祝福来到夏品和周子健的婚礼上。

“夏品,对不起。祝你幸福。”周晓晓哭着对夏品说。

夏品流着眼泪抱紧周晓晓:“我明白,真的明白。不要自责,不要难过,即使没有你,我们也不可能在一起了。”

齐睿坐在出租车里,看着站在海边穿着婚纱的夏品,泪流满面地嘴里嘟囔着:“我的夏品,再见了,真的再见了。”

夏品妈妈躲在角落里给齐睿打着电话:“喂!齐睿啊!阿姨谢谢你了。”

齐睿擦了擦眼泪笑着说:“阿姨,您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

夏品妈妈回想起齐睿走进自己家门,说要给夏品找一个靠谱的男朋友,还要夏品妈妈配合一下,齐睿找到各方人脉安排着夏品和周子健的相亲。

夏品婚后的生活很幸福,没过多久就怀孕了。到了春节肚子已经有些显起来的夏品,三年来第一次看见齐睿,她的齐睿成熟了,三年的时间她总是把他定格在他穿衣走出门的背影中。

齐睿看着夏品,笑着叫了一声嫂子。

夏品也笑着答应了。

周子健扶着夏品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夏品招呼着周晓晓和齐睿:“你们坐。”

正在这时夏品的手机铃声响起来,周子健马上拿起夏品的背包对着夏品摆摆手,夏品微笑着点了点头。

周晓晓不明白地问齐睿:“什么意思啊?”

齐睿笑着说:“怕辐射。”

周晓晓点了点头,没有说话,齐睿搂紧她,给她自己的温暖。

周子健把扩音打开,夏品和电话隔着一段距离:“喂!”

张海航在那边忙忙活活地说:“夏品,我要和你说件事。这件事儿我想了很久,觉得你应该知道。”

夏品看着周子健问:“什么事儿啊?你慢慢说。”

“我昨天从欣欣那过来,原来当初是周子健和欣欣撺掇着齐睿的妈妈不要接受你的,可能齐睿妈妈本心也对你不是很满意,但如果当初不是他们找到齐睿的父母,他们不至于这么反对的,你去问问周子健他们到底和齐睿父母说了些什么?”

周子健和夏品、齐睿和周晓晓四个人目瞪口呆地听着张海航在电话里的话。

周子健举着手机的手,想要挂断电话。却被夏品拦住了:“张海航,你把话说清楚些。”

张海航接着在那边说:“夏品,他们之所以这样,完全是我还有周晓晓。欣欣说周晓晓因为那次事故不能生育,而齐睿正是一个有责任感的人,周子健认为只有把自己的妹妹交给这样的人,自己才能放心。而欣欣……是因为我对你……”

夏品突然拦住张海航的话:“我知道了张海航,一切都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好了,祝你新年快乐!”

夏品挂断了电话,看着周子健,周子健无话可说,夏品问:“是真的?”

周子健点了点头,沉默许久的夏品叹了口气,看着齐睿说:“都是命。”随后进了厨房,齐睿也跟了进去。

夏品含着眼泪笑着说:“知道今天你要来,特意炖了辣子鸡,尝尝香不香?”

齐睿红着眼眶,闻了闻,笑着说:“嗯,香极了。”

两个人好像又回到了齐睿出租的那个小公寓的厨房里,那时的夏品问着那时的齐睿:“好吃吗?”

“嗯,好吃极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