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盛唐传说(完结篇)

小说:盛唐传说作者:惊雷震天更新时间:2019-01-19 07:26字数:640776

蓝梧桐却走上前来,伸手把住孩子的腕脉,又看看眼皮,笑道:“雕虫小技!这只是毒蛊技法而已。给力文学网,: 。这种毒蛊叫糖虫,最爱吃甜的,却最怕极苦之物,只要灌下一碗黄连汤便会痊愈。小公子因祸得福,他的奇经八脉已经被这糖虫打通,日后练起内功心法来必将事半功倍!”

众人大喜,黄连不是什么难寻之物,只是普通药材而已,马北方很快就从附近药铺弄来大把的黄连,众人寻个僻静之处,煎了一大碗黄连汤,给马行空灌下去,不多时便见马行空小嘴一张,吐出一条青紫色的小虫子来。

蓝梧桐笑道:“这便是糖虫了。”伸脚将糖虫踩死。

马北方与黄珊大喜之下要给蓝梧桐下跪,蓝梧桐赶紧伸手阻止。

郝丽见天人阁的如烟小姐也在黄珊背后,便道:“你怎么在这里?”

刚说完便见又一个如烟出现在背后,两个如烟相视一笑,同时伸出手来,只见一个手上洁白无瑕,而另一个手掌掌心却有一道粉色的刀疤。

郝丽恍然大悟,原来当日在天人阁见到的如烟并不是最初见到的了,居然掉包了!

黄珊笑道:“她们是双胞姐妹,一个叫美黛子,一个叫水黛子,都是东瀛人。”

此时长安城里大举搜捕的士兵已经过来,众人立即撤出长安,等一路奔驰到洛水边上。

李重远把马北方和黄珊以及幸存的百余名东瀛人全都送上海船,立即起航沿洛水入长江,然后进入大海到东瀛去避过此祸。

马北方和黄珊从此定居东瀛,他们所带回的东瀛弟子渐渐繁衍成伊贺派忍者和甲贺派忍者。

至于美黛子和水黛子回到东瀛后借助忍者的力量一举将家族肃清,成为织田家族的族长,她们的后代出了个大人物叫织田信长!

李重远送走马北方等人后。转身对郝丽道:“你终究不是我辈中人,如今正是回归公门的最好时机,你且回刑部去吧。”

郝丽泪水涟涟:“阿远,我们……我们以后还能见面吗?”

李重远道:“万事都随缘,你善自珍重。”

郝丽无奈只好与李重远洒泪而别。

数年后郝丽成为大唐刑部刑名检校,这是仅次于尚书、侍郎的刑部高官。也是历史上女子入仕的最高级别官员。

且说李重远带人星夜兼程赶往天山,等到了天山,见到度难掌门立即将山下之事一一禀明,度难早就听过文无涯的汇报,不过这大唐的这次变故依然感到震惊。

忙命人加强天山的防御。

但是第二天清晨天山脚下黑压压一片尽是唐军,为首的正是田扬名。

田扬名二话不说立即下令攻山,与天山派群侠斗在一处。

正在鏖战正酣的时候,李重俊挺身而出,大喝道:“田扬名你可记得某!”

田扬名一见立即虎躯一震。他认出此人正是被认为已经死去多年的节悯太子!

田扬名不敢怠慢,立即跪下叩拜。

李重俊刚要逼迫他下令退兵,却见背后飞身闪出两个人来,正是金六福和胡鹏展。

他们眼里只有李隆基,可不管什么节悯太子!

直接扑向李重俊,李重俊此时身体不便,哪里还躲的开。紫岚上前护住李重俊。

众人齐声惊呼,紫岚的身手与这两个人根本不能相比。只怕一招都过不了就要丧命,正在危急时刻。

一道残影掠过将这二人挡住,正是阿盼!

他们原以为阿盼不懂武功,没想到亮光闪过,血箭飚出。阿盼手里出现了一柄软剑!

三人都是以快打快,几乎瞬间就过了数百招。“彭”一声大响,三人倒飞出去。

金六福和胡鹏展已经被阿盼割断了咽喉。但是阿盼心口也被金六福击中,大口吐血,已经是活不成了。

“阿盼!”紫岚哭叫着扑上去抱住她,

阿盼惨笑几声,伸手在自己脸上一抓。一张人皮面具掉落下来,露出后面极美的面容,与紫岚极为相似。正是念此系!

“傻孩子,我是你的娘啊!”

众人皆惊!

紫无浊扑上去,抱住念此系,忍不住流下泪来:“你……你终于回来了,太好了。”

念此系伸手抚摸着紫无浊苍老的面容,低声道:“无浊哥哥,对不起……”

原来当年她贪恋中原的荣华富贵,不愿意在天上上苦寒终老,但紫无浊却生性恬静,不肯去中原。

她竟然丢下尚在襁褓中的紫岚和紫无浊,与安息副都护暗度陈仓,进而与他私奔到京城,奈何这位副都护一心要升官,到了京城后便攀上了高枝,成为兵部尚书的乘龙快婿,他怕留下她会成为自己勾结江湖的证据,便起了杀心,要除掉她以绝后患。

幸好被人发觉,万念俱灰的念此系,在这位副都护大人成婚之夜,杀掉了这个负心男人,然后开始亡命天涯。

最后成为薛怀义手下的杀手!

她再也没有脸面回到天山,但心中又思念紫无浊和孩子,便给自己改名就叫念此系,合起来就是念紫!

念此系在紫无浊的怀里躺着,脸上露出微笑,眼神却渐渐失去了光彩——

李重远早就杀入人群与田扬名斗在一起,李重远越打越是疑惑,这个田扬名竟然精通天山派南北二宗的全部武功!

“铮!”田扬名的长剑被李重远击飞。

田扬名手腕一翻,从腰间抽出一根铁链,施展软鞭技法打过来。

期间黑蛇、白蛇等江湖侠客杀到,将攻山的唐军杀得七零八落。

忽然从极远的山洞传来大呼:“有人要在这里炸山,制造雪崩!”

喊话的正是在山洞幽居的曲北苑,黑蛇点点头,立即踏雪而去,将十几个偷偷摸摸爬上山峰安装炸药的唐军杀掉。他进洞一看,只见一位老人被幽冥铁链紧紧的锁在石壁上,便挥剑将铁链削断!将曲北苑解放出来。

曲北苑笑道:“真是天意啊,老夫有生之年还能等来幽冥剑!”

如今的李重远武功不可以常理猜度。十几个回合就劈手夺下那根铁链。

那根铁链入手极重,他仔细一看,竟然是北海玄铁制成的铁链!

李重远恍然大悟:“阿呈!你剿灭天山可对得起慕容摘星和陆平湖两位前辈。他们

在升仙峰教授你武功,然后又将武林之宝金蚕丝链接在悬崖之上,将这北海玄铁铁链交给你,让你将铁链缠在金蚕丝上滑到悬崖对面,依次逃离升仙峰!

他们自己却在升仙峰上一直被困到死!死后连收敛之人都没有。

你如今不思报恩却要灭掉天山派!真是**不如!”

田扬名脸色大变,他果真就是阿呈!

田扬名见自己的身份被识破,良心发现,便命人退兵。

自己找些尸体胡乱烧化了,当做度难等人的遗骨给皇上复命。

唐军如潮水般退去。

紫无浊对前来助拳的黑蛇白蛇道谢。黑蛇韩清华却道:“久闻天下四大名剑中,紫无浊的剑最快,韩清华的剑最邪!

我一直不以为然,剑就是剑,为何偏偏我的剑就是邪,而你的剑就是快?”

紫无浊道:“韩兄,不必介怀,这都是江湖传言。你我不必当真。”

韩清华冷笑道:“你说不必当真那是你的事,我却介怀几十年了。就想找个机会和你比一比,到底是谁的剑更快!”说罢不由分说拔出剑来。

紫无浊却不肯比,韩清华道:“我知道你不肯轻易动手,如果你不与我比剑,从明天起,我每天都要杀一个天山派门人。直到你同意比剑为止。”

紫无浊无奈,只得出剑。

“咱们比剑,不要什么点到为止,而是既分高下,又决生死!”韩清华说完挺剑刺来!

紫无浊的剑出手了。这一招是天山剑法的绝技“剑仙星矢”,天山派剑法向来以变化多端为特色,出剑必留三分余地,但这一招却是绝无后手变化,一剑便是一剑。

鬼剑也出手了,这一招乃是崆峒派剑法绝技“闪电斩”,当真是势若奔雷急如闪电,这一招同样是不留余地,两种剑法并无渊源,此时却惊人的一致,或许绝顶的剑法早已返璞归真,不论道理如何,目标却是相同的,这便是所谓地殊途同归。

紫无浊原来心中所牵挂的便是唯一的女儿紫岚,如今她已回到李重俊身边,甚至连朝思暮想的爱人也已经魂归天国,心中再无羁绊,灵台一片寂静,所以长剑既出心中了无牵挂,甚至在刺出这一剑的刹那,他的混元功突破了第九重,

他原本便已有了突破九重的实力,但是俗事缠身心底难得清静,故此强行将功力压制在第八重,此时此刻他的心中无剑,甚至也无成败生死,成,对他来说并无欢喜,败,这个世界上的繁华荒芜与他再无干系了,亦无悲戚。冥冥中他便是剑,剑便是他,两者同起同应。他隐隐感觉到自己已经到了剑术的极致——“空灵”境界。

“啊——”一声惊呼,是白蛇。

她已经看出紫无浊与鬼剑的剑法都快到了无以复加的境地,但是,鬼剑的剑还是慢了一点,紫无浊的剑快,因为他放下了世间的一切俗念,心中再无枷锁能够锁住他的剑,剑意无限洒脱自由;鬼剑的剑快,是因为他背负了世间不该背负的苦难——童年时的折磨、兄弟的陷害、世间的鄙视。剑意里带着沉重的绝决乖烈。

除了“鬼剑”这个名号。他在世间也一无所有,但他和紫无浊不一样,紫无浊的一无所有是大彻大悟后放弃了所有,心中不悲不喜;而他的一无所有是命运多舛,被世间所抛弃,心里沉淀了怨恨和不甘。

所以他不能输,若果输了,他就不再是四大名剑之一,甚至,来不及等他坟头的黄土变干,世人就会忘记他,若果赢了,他就是江湖的传奇。这几乎成了支撑他活下去的理由。

他的剑是他宿命的挣扎。是苦难的力量让他的剑有了逾越常人的速度。但是刻骨铭心的苦难在给他力量的同时也成了他的魔障,苦难的火焰锻造了他手中的剑也在焚烧他的心——他的剑法永远也无法达到至真至纯的境界。

这声惊叫唤醒了鬼剑癫狂的心,

他忽然记起,自己除了手中的剑还有白蛇,这个曾经的死敌,却成了世间唯一爱他的人。在两柄快到了极点的剑即将相撞的时刻,鬼剑原本阴森冰冷的剑气忽然有了一丝温情,这一缕温情偏移了利剑的角度,紫无浊已经到了人剑合一的境地,

对鬼剑剑气的变化洞若观火,立即长剑斜指。

二人身形交错而过,微风吹过,紫无浊鬓边几根长发随风落地,而鬼剑毫发无伤。

良久,鬼剑低声道:“我输了。”

或许在旁人看来,输的人应该是紫无浊,其实不然,鬼剑之所以毫发无伤,是因为紫无浊的剑已经到了收发随心所欲的自由境界,心念一动长剑立至,所以在刹那间才可以做到剑锋贴着他的肌肤掠过而不伤分毫。紫无浊之所以被刺落几根头发,乃是因为鬼剑的剑远没有达到融圆自如、游刃有余的境界,这一点,紫无浊明白、鬼剑明白、白蛇也明白。

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若是流连叹息往事,那么现在的也将错过,鬼剑胸中豁然开朗。所有的心结烟消云散。

鬼剑掷剑于地,挽着白蛇,飞跃而去,紫无浊本想挽留,无心禅师道:“心中放下俗念,哪里都是灵山。师兄又何必执念于此?”

在崇山峻岭间远远传了鬼剑的纵声长啸,啸声里绝无往日的悲凉沧桑却充满一片光明祥和的大自在。

天山派经此大劫,早已不复当年盛况,度难等人从此隐居后山不问世事,天山派交给李重远主持,李重远与蓝梧桐在天上过起了神仙眷侣般的生活。

而曲北苑也因此回到苗疆与毒观音母女团聚。

从此之后,江湖草莽偃旗息鼓,而李隆基的大唐却迎来了“开元盛世”!

本书全局终。

感谢各位好朋友的订阅打赏和鼓励,在这部书中,我更多的发现了自己的不足,在下一步书中我一定会改正。

为了彻底排除以前的影响也是为了明志,我重新换了马甲,叫“刀辟邪”。

请各位继续支持我,谢谢。;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