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陈年旧事(九)

小说:巨龙江湖作者:霜月飞鹏更新时间:2019-01-19 07:39字数:104477

!查看详情 第三十九章:陈年旧事(九)

“无量寿佛——”就在血战一触即发之际,一个虽然苍老,但是有力的幽远声音,悠悠的从山谷中传来。声音虽然沉闷,却让人听来异常清晰而幽远。其功力之深厚,不得不令所有人为之叹服。就连桀骜不驯的罗百川也不得不自叹不如。罗百川心道:“如这般深厚的功力才算得上真正的高手,真正的世外高人。来到中原,至今才真正见识到武学高手的风范。”

就在众人为之惊叹之际,说话之人已经来到山顶。只见此人头发、胡须全白身穿道袍,经历岁月洗礼的脸,布满沧桑的皱纹。此人正是武当派开派祖师,受中原武林敬仰的一代宗师——张三丰。罗百川一伙人虽然没有前沿见过张三丰,但是,凭借数十年的江湖经验,和张三丰的年龄、服饰,也也已经猜测到张三丰的身份。叶相低声说道:“此人便是张三丰。”这下,罗百川也证实了自己的猜测无误。

宋远桥当先走到张三丰面前,深深鞠上一躬:“徒儿见过恩师。”少林派众僧在少林方丈的带领下,也已经来到张三丰面前:“晚辈见过张真人。”少林方丈恭敬之极。中原武林虽然对张三丰倍加恭敬,但是,真正见过张三丰的确是少之又少。今日得见尊颜,都觉是人生一大幸事。

张三丰苍老而又极具威严的目光缓缓地移动,在所有人的脸上扫过,最终落在理贵仁的脸上。理贵仁兴奋地从人群中走出来,合十拜道:“晚辈理贵仁,见过张真人。多谢张真人相助,让晚辈拜在方丈的门下。现如今,晚辈已经遁入空门,出家为僧,得师父赐名法号宜慧。”“很好很好,今后要潜心向佛,不要辜负了方丈大师的一片苦心啊。”张三丰意味深长地告诫理贵仁。“晚辈一定谨记张真人的教诲。”理贵仁恭敬地退开。

张三丰转身向罗百川道:“想必这位便是罗大侠了吧?”“哈哈哈,没想到我罗百川的微名,也传到了中原张三丰的耳朵里,真是三生有幸啊。”罗百川的话带着无比傲慢和不屑的意味。中原武林群雄听罗百川之言,无不气愤异常,指责罗百川对张三丰的不尊重,更有甚者破口大骂。

张三丰道:“想必罗大侠在西域武林之中也是倍受敬仰,一定有过人的本领了。何必又贪心不足呢?”罗百川高傲的道:“张真人,你不会不明白成王败寇的道理吧?罗某人在西域食有点小名气。但是,人争一口气,生而为人,不能满足现状。而要在现有的条件下努力的道更多。你说是不是啊?”张三丰听罗百川之言,心中来气:“罗大侠的话是不错的,但是,罗大侠有没有听说过‘贪心不足蛇吞象’呢?”张三丰的话充满讥讽之意。“你说的不错,我也许是太高估我自己的实力了。但是,既然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我还有回头的余地吗?”罗百川依旧固执。“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张三丰出于慈悲心肠,想劝他弃恶从善。罗百川却执迷不悟的说道:“罗某人从来不回头。张真人,中原武林人士都说你的神功出神入化,盖世无双。今天就让晚辈看看眼界吧。”罗百川竟敢直言不讳地向张三丰挑战,这句话震惊了全场所有的人。自张三丰开创武当派以来,机会没有人敢如此狂妄的向张三丰挑战。近几十年来,更没有人敢如此放肆的说话。

“既然罗大侠既然如此看得起张老道,如若老道再推迟,便是看不起罗大侠了。请罗大侠赐教。”张三丰面对这个狂妄的西域后辈,毫不谦让。罗百川听此言,心中惶急,他哪里是张三丰的敌手?但是,震惊已经把话说大了,这次真的没有退路了。“你是中原武林的一代宗师,我却是西域武林的后生小辈。如若与你一对一的过招,对你也太过于不敬。所以,如果我在三十招之内胜了你,你就是输了。”“呵呵,以年龄而论,我比你年长两倍有余。说你是晚生小辈自当说得。好吧,就依你,三十招。”张三丰爽快地答应了。

如此以来,罗百川信心倍增,心想:“就算你张三丰武功再怎么厉害,凭借我近三十年的武学功底和江湖经验。在三十招之内想胜我,也没那么容易。这次不求取胜,接过他三十招就退了一个强敌。”于是,飘然入场。便如一只鸿雁从天而降,身法之灵巧,可以堪称一绝;轻身功夫之佳,亦可以震慑当场。张三丰见他这手功夫微笑不语,微微颔首。

罗百川双手抱拳,躬身行礼。张三丰双手合十还礼:“无量寿佛,罗大侠请赐教。”张三丰话音未落,罗百川欲先发制人,手中钢刀疯狂舞起,迅速无伦的向张三丰进攻。

两人相隔数丈之远,张三丰看着罗百川招式中带的功力之浑厚,就连宋远桥也恐有不及,实在是已经达到震慑武林的境界。张三丰看着罗百川刚猛而迅速的向自己攻到,眼神中却有一丝惋惜和幽怨。

说话间,罗百川的钢刀已经来到张三丰身前。张三丰右手手臂扬起,宽大的道袍袍袖与钢刀相接之际,已经将钢刀刀身卷入道袍之中。罗百川便觉一股坚不可摧的无形气墙,向自己夹头盖脸的席卷而来,罗百川大惊,不敢大意,当即撒手。钢刀脱手飞出。张三丰这招正是“风卷残云”。

罗百川兵刃丢失,想要退而自保,却被这股庞大的气墙牢牢吸住。任他使尽二十余年的功力,却始终不能脱身。张三丰左脚跨上一步,右掌推出,击在罗百川的右胸上。罗百川便觉吸引自己的气墙突然崩塌,随之而来的却是一股更加强劲的内力,如江河之水一泻千里,向自己袭来。自己的身体真的如同在江河湖泊里的小舟,随波逐流地任其飘荡。

罗百川的身体被张三丰的掌力击的腾空飞起,重重摔在数丈之外的岩石之上。气血翻涌,一口鲜血喷出。此时,罗百川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武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由衷的对张三丰产生敬佩,也大大的收敛了自己的狂妄气焰。

罗百川挣扎着起身,蹒跚地走到张三丰面前,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张真人神技盖世无双,晚辈有眼无珠,不识真人面。请前辈莫怪。”张三丰原本也无意与他为难。只是如不戳他锐气,日后必定酿成大祸。“罗大侠,以你这般身手如若造福于武林,必是武林一大幸事。老道希望你以后能够收敛一点骄傲的气势。要知道,学无止境,要谦虚。你这身功夫来之不易,更要好好利用,造福于千万生灵。老道在此替天下苍生谢过。”说着,合十行礼。“如此大礼,晚辈承受不起。张前辈的教诲,晚辈谨记。”罗百川又行了一礼。又向全场众人说道:“罗百川来到中原伤及中原豪杰着实不少。罗百川在此向中原众英雄赔罪。”说着,做了一个四方揖。

姬满心系爱子,便开口说道:“罗大侠,我那不满十岁的犬子现在何处?”罗百川脸现忧色,说道:“姬掌门,罗某人愧对于你。令郎因为我的一念之差,而命丧黄泉。”罗百川的这句话对于姬满来说,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姓罗的,我跟你拼了!”姬满悲从中来,怒形于色,悲怒交加,手中狼牙棒舞起,向罗百川劈头盖脸的打来。

只见,挤满的狼牙棒击到罗百川面前,罗百川却是不躲不闪,只待一死向姬满谢罪。张三丰见此情形,心想:“罗百川以前虽然做了不少有违侠义之事,但是,现已悔过,罪不至死。”张三丰正要出言阻止。人群中忽然一个声音响起:“住手!”姬满受惊,手下一紧,将狼牙棒硬生生收住,回眼寻找说话之人。那声音又响起:“虽然罗大哥下了命令,但是,令郎是我杀的,要报仇招我好了!”说话之人正是东方宇。

“东方兄弟,万万不可啊。我是主谋,理应由我一力承担所有罪责。”罗百川斩钉截铁地说道。东方也是义正词严地说道:“罗大哥,各位好兄弟。我们风雨同舟,肝胆相照数十年。我知道你们对我好。有你这位大哥和众多好兄弟,是我东方宇的荣幸。我会永远记住你们的。但是,欠债还钱,杀人偿命。我自己做的事,不能让兄弟们替我抵罪。众位兄弟,黄泉路上我等着你们,来生再做好兄弟!”毕竟兄弟情深,西域众武士都已经泪眼模糊了。罗百川更是泪如雨下。就连中原众人也都被这一幕感动了,对他们的敌意锐减。

罗百川右足在地上轻轻一点,飘然来到东方宇面前。罗百川在重伤之余亦能有如此轻盈地身法,令全场众人由衷的发出喝彩之声。张三丰见到这手功夫也是微笑赞许。罗百川紧紧地握住东方宇的手说道:“我的好兄弟,今天你为了我向姬掌门和中原众英雄谢罪。我做大哥的惭愧万分。我罗百川有你这么一个好兄弟是我的骄傲,西域武林有你这么一个英雄侠士而自豪!我们来生还做好兄弟!”“我们以东方英雄为荣,西域武林以东方英雄为荣······”数百名西域武士,齐声高呼,欢呼声仔泰山之巅飘来当去,消散于峡谷之底。

东方宇缓缓地将目光在每个人的脸上扫过,松开罗百川的手一跃而起,从腰间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直刺入自己胸膛。东方的鲜血如离弦之箭一般,直喷而出。事出突然,罗百川等人根本没有机会阻止,只有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兄弟命丧当场。

东方宇死了。整个泰山之上陷入一片死寂之中。东方宇残留余温的尸体落在冰冷的岩石地面上,发出沉闷而哀伤的声音。姬满虽然悲痛爱子之死,面对这一幕也是为之感动,默默地率领福建永昌派众人下山。叶相也无地自容地率领浙江建兴派众人离开。随后,福建、浙江两省的帮会也陆续下山。

罗百川来到张三丰面前,道:“张真人,今天你不仅让晚辈见识到中原一代宗师的风范,更让晚辈明白了习武之人应该明白的道理。枉为罗百川苦心习武数十载,却不及宗师一句话。弟子受教了。”张三丰和蔼可亲地说道:“罗大侠,佛法无边,修为有限。武学造诣的深浅要靠佛法贯通。武艺惊人不足以服人,佛法精深,方能立足于世啊。”“多谢前辈指点。请受晚辈一拜。”说着,便即拜倒。“罗大侠,不必多礼。”张三丰将罗百川扶起。西域武士抬起东方宇的尸体,罗百川率众下山,张三丰目送罗百川一行人远去。罗百川一行人的身影渐渐地消失在八月黄昏的晚霞之中······

就这样,一场残酷的武林浩劫,在“龙虎大会”上得到平息。五十年过去了,江湖上又将出现什么样的变化呢?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