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生日特别篇——妈妈的生日

小说:侦探工作室作者:剑前琰开更新时间:2019-01-19 07:27字数:977769

  写在前面:好长时间没有更新了,今天是剑前妈妈的生日,在这里祝她生日快乐!并呈上生日特别篇——

  左残阳一个人走在从医院下班回到单身宿舍的路上,手里捏着几本书,目光在地面上游移着——因为他有轻度的近视眼,平时又不喜欢戴眼镜,所以很多时候他会看不清对面走过来的人,如果是认识的人的话,就会很尴尬,因此,左残阳同学选择:低着头走路!

  夕阳把左残阳的影子拉得很长,这种时候最容易引起人们的悲伤情绪了——“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说的就是这种时候。左残阳低着头,余光看着路边一闪而过的树影,听着身边人匆匆走过的脚步声,心中的郁闷更胜一筹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

  这件事儿还用从在医院的时候开始说起。

  因为左残阳的特殊教育经历,又是一个“无党派人士”,所以他很难和那些科主任们“对抗”。一般来说,他只有治病、挣工资的份儿,医院里的重大决策都轮不上他来插手。不过这样也好,左残阳一个人坐在办公楼顶层的办公室里自得其乐:有患者的时候,他集中注意力做出诊断、找到解决方法,没有患者的时候,他看看书、查查资料、写一写侦探工作室的故事。不怕有各种各样的人来到他的办公室推销这种或那种新药,也不会有人跑到他的办公室里面,拿出一大堆看着就让人头疼的文字资料,让他签字,更不用担心会有各种各样让人昏昏沉沉的会议……总之,左残阳同学该吃饭就吃饭、该休息就休息、该工作就工作、该下班就下班,每天倒是挺开心。

  但是有的时候,左残阳发现,自己的办公桌上会放着好多小册子——新药上市了。

  左残阳本来有一个习惯的,那就是每使用一种药,都会很详细地记录下所有使用者的反应,包括有效率和副作用等等,以便以后用药时候的参考。他有的时候也会把一些常用药的资料和其他医生分享,尽量为患者挑出来最便宜、最有效、最无害的药物。

  ……

  “左医生,这个药……为什么不用?”这天下午,副院长一脸严肃地把左残阳叫到办公室里,左残阳刚刚关上门,还没来得及坐下,就听到副院长浑厚的男低音开始发问了。

  “院长,”左残阳暗自撇了撇嘴——看来院长是不想让自己坐下了……本来还想尝尝院长的那种顶级碧螺春的……

  “这种药我原来用过,但是后来发现效果不好。”左残阳虽然暗自撇嘴,但是说到工作上,还是比较认真的,“这种心血管药虽然一开始用的时候还能有一部分扩张血管的功能,但是76%的患者在使用了三周之后,就会出现很明显的副作用,包括头晕、目眩,还有反射性呕吐的症状。而且我发现,另外的一种药比这种药的效果要好很多,而且价格也便宜了不少……”

  “这种药是大厂家的,不是很好吗?”副院长还没等左残阳说完,就打断了他,说道。虽然从内容上来看,他说的是一个疑问句,但是从语气上来看,他就好像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一样。

  “不是的。”左残阳认真地摇了摇头,“这种药不仅不能够阻止患者的血管重构,长期使用还有加速血管重构、加速患者心肌细胞的损伤……而且,这种药的原料和以前的完全没有变化,只是包装和规格改变了而已……并不能让厂家把价格提得那么高的……”

  “你怎么知道就不能阻止重构了?”副院长的眼睛眯了起来——这是一个危险信号,预示着他要发脾气了。

  “如果心血管病持续的时间较长的话,就很有可能因为部分心肌细胞和组织的缺氧和缺血造成相关部位的血管改变,有的时候甚至是改变走向,这样的话,人体的循环系统就很可能会混乱的……”左残阳耐心地解释道,“我曾经统计过患者们的情况,吃了这种药之后,好多人都说有胸口闷、痛的表现,心血管造影也显示确实有冠状动脉变窄的情况……而且……”

  “够了。”果然,副院长的眉毛已经变成了一条直线,脸色沉得不能再沉,“你先回去吧!”

  “院长……”左残阳还有一句话没说呢!他发现了一种药,虽然已经用了几十年了,但是效果真的很不错,可以说一点儿都不输于现在的新产品,他还想多进一点儿这种药呢!

  “你回去吧!”副院长好像没听到一样,下了逐客令。

  ……

  “小左,你是不是又气着副院长了?”左残阳一出办公室的门,楼下办公室的一个医生就凑了上来:“怎么回事儿?”

  “还不是用药的问题……”左残阳撇撇嘴,苦笑。

  “可是……”那个医生,好像姓常?一脸的埋怨,“那种药的代理商很好说话的!你能不能不要老是以自己为中心啊?!”

  “嗯?”左残阳没有料到常医生会说出这样的话,一愣。

  “唉……年末的旅游可能又要被你给毁了!”常医生愤愤地叹了一口气,转身,走回办公室。留下左残阳一个人愣在原地。

  ……

  段成岩好像是去什么大学校友聚会了,而侦探工作室的几对小情侣晚上要去参加一个情人节派对,所以晚上也不能陪着左残阳出去散散心,难道要找帝国集团的小蛇?左残阳只是在头脑里面闪过了这个念头,然后就马上摇头否定了——这想法,实在太可怕!他真担心小蛇听完了自己一顿吐槽之后会一言不发地站起身来,然后开门、出门,结果自己第二天早晨就收到了“副院长惨遭割喉”这样的爆炸性新闻。而且……说实话,左残阳并不想麻烦别人,因为他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只是为了倾倒自己的苦水就浪费着别人的时间,这种事情实在不应该做。而一路上遇到的几个人又用一种“左残阳你赔我们的旅游!”的目光看着左残阳,无奈之下,他只好一个人往家走,一路郁闷,就连每天都去看看的路边上的宠物店,今天也没心情去了。

  到家的时候,左残阳却意外地看到门口放着一个包裹,足有一个行李箱那么大。

  “?”待他走上前去仔细看的时候,他发现那是一个给自己的包裹——上面用娟秀的字迹整整齐齐地写着自己的名字:左、残、阳。

  “好熟悉的笔迹……”左残阳嘟囔着,自从上次医院里有医生收到炸弹之后,所有的医生都被教育成了“发现不明包裹先交给警察”的习惯,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左残阳总是觉得这个包裹和上面的字迹让自己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所以,他近乎本能地认为:这个包裹,很安全!

  ……

  打开包裹,左残阳首先看到一个牛皮纸的信封,他用手掂了掂,又凑到灯光底下照了照,知道里面是一张银行卡。

  叹了口气,左残阳把牛皮纸信封放在一边,然后继续翻看着包裹里面的东西:自己超级喜欢吃、但是也同时很难买到的那种鱼片,还有紫菜饼干,虽然很喜欢,但是每次都不好意思买的巧克力口味的小熊饼干,还有一件手织的毛衣……还有好多各式各样、杂七杂八的小东西,有好多东西都是左残阳一直很需要,但是每次去购物中心都忘记买的。所有的东西静静地躺在包裹旁边,散发着沁人心脾的芳香。

  在箱子的最底下,左残阳找到一封信。

  ……

  段成岩单手拎着西装外套,单手拎着刚才路过超市顺手买的紫菜饼干,踏进左残阳的房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景象:左残阳面前放着一个箱子,一堆大大小小的东西散落在他身边,而左残阳则手里拿着几张纸坐在地毯上,低着头,看不清楚表情。

  “残阳?残阳?左残阳?”段成岩小声叫了几声,发现左残阳还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他无奈地耸了耸肩,扯着嗓子喊了一句:“医生!紧急病历!”

  “在哪里?”左残阳马上从地上蹦了起来,四处张望,“各项指标如何?”待他看清面前的并不是患者,而是段成岩一张笑嘻嘻的脸的时候,马上眯起眼睛,别过头去。

  “哟?”段成岩倒是不担心,依旧笑嘻嘻地凑过去:“哭啦?怎么回事儿?”

  “……”左残阳瞥了他一眼,然后走到卫生间,把水龙头开到最大——洗脸!

  ……

  “到底怎么回事儿?”段成岩看着清理一新的左残阳回到房间,也放下了嬉笑的表情,严肃地问。

  “……”左残阳只是把手里的信纸递给他,示意他自己看。

  “……你爸爸妈妈?!”段成岩看了眼开头,惊讶地抬起头来,“我以为他们不要你了呢!”

  “好像……”左残阳苦笑,“我才是那个不要爸爸妈妈的,不孝儿子……”

  “他们给你寄钱了?”段成岩翻了翻信纸。

  “嗯。”左残阳拿出一张卡,“拜托……帮我存在银行吧……我……还有点儿别的事儿……”

  “密码?”段成岩挑起眉毛,问。

  “这还用问?”左残阳微笑,指了指段成岩刚才放在一边的便利袋,“全世界,只有四个人知道我喜欢这个牌子的紫菜饼干,还有那种小熊饼干……除了我之外,还有你,然后就是……”

  “你爸妈?”段成岩点点头,“我知道了,密码肯定是你的生日了……”

  左残阳点点头,撕开了那袋小熊饼干,开始吃——先从耳朵那里开始吃起,先把上面的外皮吃掉,这样就可以吃到里面一大块的巧克力了。他一面吃一面微笑——副院长是谁?不认识了!不想了!他终于知道了,这个世界上,可能谁都会把你抛弃,但是,只要你不抛弃你的爸爸妈妈,他们就永远不会抛弃你,只有他们两个人,才会永远站在你的身边,不离不弃。

  “对了……”走到门口的时候,段成岩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你的密码没改吧?”

  “没改……”左残阳微微一笑,“就是今天的日期,是我妈妈的生日……”说着,他拿起了自己的外套,快步走到门口:“心情突然好了,我和你一起去!”

  (PS.)今天的更新与推理无关,剑前想庆祝一下妈妈的生日,然后表达一下对爸爸妈妈的感谢之情~

  左残阳想的没错,这个世界上,无论你是谁,谁都可能为了利益背叛你,但是永远不会站在你的对立面的,是你的爸爸妈妈,所以,

  要,爱,他,们~

  好吧,今天剑前有点儿变异了(呃……这个用词……)

  再次,祝妈妈生日快乐~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