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塔

小说:骑鱼历险记作者:顾惜之更新时间:2019-01-19 06:41字数:267054

石先生惊讶得合不拢嘴,指她道:“这,这……”

木先生沉声道:“依她的说法,她劫掠新妇,倒是行善,而非作恶了。若果真如此,我们抓错人了。”

温犀掩口吃吃笑道:“你们倒和那魏夫人不大一样,魏夫人一看到我们,就恨不得活剐了。”

胭脂轻轻跃入七层塔内,群妖皆恭敬后退,给她让出地方来。第七层并无房间,只悬着一个巨大铜铃。胭脂拉住铃绳,温犀忙止住她:“我家主上听了头疼。”

胭脂道:“不闹醒他,只怕睡着了呢!”她猛地一拉,清冽绵长的响声便在塔内层层荡开。

塔底传来一阵东西噼里啪啦翻倒的声音,一个清亮骄纵的女声叫骂道:“不是叫你们没事别闹我睡觉吗!”

胭脂觉得这腔调隐约有点耳熟,笑道:“九重阁阁主?你的手下希望我们把你放出来,你是想继续睡觉呢,还是出来再说?”

下面的人忙叫嚷道:“当然是先出去!上面是哪位好汉,想要什么报酬,只管提!”

慕容春华乘着木鸟,翩然临近高塔:“九重阁阁主,我问你,过去可曾杀伤人命?可曾为非作歹?可曾恃强凌弱?”

塔中人娇声道:“哎呀哎呀,你这娃娃怎么这样问哪?我手下虽然妖多了点,复杂了点儿,可我手上真是干干净净的哪。我们九重阁,真是个极好的地方,再坏的家伙进来,我都能教他学做人,学不会的就剁了。你瞧瞧我手下这些孩子们,□□得多水灵,咳咳,不,多乖巧,一个个都妖品高尚拾金不昧……”

这时妖怪里有个呆头呆脑的叫道:“阁主,捡到钱不要这不傻吗?”

下面气急败坏地叫道:“你给我住嘴!”她又换了副撒娇嗓叫道:“神仙~好汉~我说真哒!进我九重阁的妖怪,一个个都听我话改恶向善,连见到老头子老婆子跌倒了,都会扶起来送家去,平时还劫个富济个贫什么的……啊不不,我们从来不劫富!我们都自力更生勤劳养家的!大伙儿每年的红包还都是我这阁主挣的!”

慕容春华蹙眉问胭脂:“姑姑,这调调我怎么越听,越像那个谁……”

胭脂冷哼一声:“看来没错,就是她!”

她猛地把铜铃使劲摇了三下,塔里的人又嗳哟嗳哟叫起头晕来。

胭脂喊了一声:“雪红朱——”

塔内一片沉默。妖精们面面相觑,不知她喊的是谁。塔中人更是寂静如死。

胭脂提高声音唤道:“雪红朱——”

众人仍是不明所以。

慕容春华嘲道:“不想出来是吧?正好。反正放你出来也太费法力,还要把魏夫人给招来。要不,你还是在里面安生呆两年,总比在外面蹦跶让人省心。”

里面的女声一下子拔尖了:“别,别!小花奴,快跟你姑姑说说好话,救我出去!我都无聊得快发疯啦!”

慕容春华笑着对胭脂道:“姑姑,她也真能折腾,才几年功夫,就组起九重阁,有了这么多喽啰,再放纵几年,不知成什么气象。”

胭脂摇头道:“放不放,你决定吧。”说着便返身回了木鸟上。

慕容春华便对温犀道:“你带诸位同门都下塔去吧。”

温犀略一犹豫,塔内便叫道:“磨蹭什么,叫你们下去就下去啊!”

慕容春华一掸尘埃,端然坐下,黄金小算盘在他手中变长变大,宛如一张金漆古琴。他开始移动算珠,发出琤瑽一响,方才坚不可摧的宝塔表面登时浮散出一层微微的尘雾。他垂首,轻拢慢捻,算子叮叮咚咚,真如一曲清脆琴音,却有铮铮金石之韵。琉璃瓦裂开,栏杆裂开,漆柱裂开,雕窗裂开,细细的裂纹由上而下,贯穿入地。塔下的小妖们皆面露惊惧之色,越退越远,惶然看着上面的人。

渐渐地,他越弹越快,越拨越急,算珠声如急管繁弦,天雨乱坠,血色的檐马片片断裂,塔身一时化虚,一时又现,恍惚可听见漫天风吹狂沙之声。小妖们已经惊惧得逃到了竹林里,一个个瘫软在地看着远处的异象。少年一瞬不停在作着快速精微的心算,额头上慢慢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一滴晶汗滑下他的下颌,落在算珠上。他忽地一抹,第七层塔飒然成沙,铜铃震作齑粉,铃声轰然大作,又在瞬间消歇。

他回手转袖,又在算盘上一擦,第六层塔灰飞烟灭。他抓起算盘,站直身子落到了第五层,伸脚探了探地面,塔身龟裂之声越发清脆可闻。他忽然抬手,在算盘上凝重无比地拨下最后一颗算子。余下的塔身像气绝的老人一般,吐出了最后一口气,晕散一圈尘烟,然后雕梁画栋都倏然化作流沙,簌簌流泻。

慕容春华手持算盘,拂开纷乱流沙,飘然直落到塔底,望着两个沙堆,伸出手去:“无恙?”

一只纤长白皙、蔻丹残褪的手从沙堆里伸出,里面的女子牵住他站了起来,头发里全是沙子,还呸呸地吐着嘴里的沙沫,抱怨道:“小花奴,拆塔干嘛这么粗暴,为了现身我还特意梳妆一遍,这下妆可全毁了!”

慕容春华笑:“魏夫人的聚沙成塔之术,一旦以算沙之法破解,自然要变回沙子的。”

雪红珠看着不沾一点尘沙的他,伸指悲愤地说:“可你也会辟尘术,都不替我挡挡!”

慕容春华耸了下肩:“顾不上。”

雪红朱身后的沙堆里钻出一个玄衣男子来,不顾自己一身狼狈,告声“主上,得罪了”,上前替她拍拂整理。

雪红朱尖叫道:“秦镜,你笨手笨脚的!把沙子弄进我衣服里去了!”

男子唯唯,忙伸手去抹她的脖颈。

慕容春华哼道:“他在里头陪你三个月,你客气点儿不行么?”

雪红朱拍拍秦镜肩膀,一把勾过他脖子谄笑道:“这我左护法,我客气着咧。”她张望一下,喊:“右护法——”

温犀疾奔来一下把他们两人扑倒:“主上,我想死你了!”

雪红朱好容易拍干净的衣服又沾满了沙子,她倒也不生气,摁着两个手下的脑袋,一边一个亲了一大口,哈哈大笑:“我云中雀又自由啦!”

她笑够了,才起身抱拳道:“牡丹仙子,花奴,多谢相救,不如我略尽地主之谊,请诸位就着醇酒美人,大吃一顿?”

慕容春华把算盘往怀里一抱,悠然望天道:“哪有那么空呢?拆了人家的东西,债主只怕已在路上了。”

雪红朱仓惶望了下天空,抢过秦镜的鹤氅盖住头要跑:“花奴你顶着,我先藏起来!”

慕容春华抓住她,笑吟吟道:“跑什么?莫非你还做了什么坏事?”

雪红朱挺直腰板说:“自然没有!”

胭脂在空中一笑,道:“没有最好。待和魏夫人解释清楚,我们再走。”

说话间,天际传来一串铃响,一个面色冷峻的黑衣女子出现在云中,身周若有雷电环绕。望着这一地流沙,看到披着鹤氅、躲在温犀秦镜身后的雪红朱,她眉毛就皱得越发深了,乍然开口,声若雷霆:“谁人毁我锁妖沙塔?”

慕容春华回答:“是我。”

黑衣女子伸出手去,一股大力便攫住了玉雕般剔透的少年,将他擒到了自己面前。她端详着他,面上浮现疑色:“你又是何方妖物?”她看见了石先生和木先生,冷哼道:“这气味,一定是蜀山之人。怎么,这毁我宝塔、放出妖邪的事,还有蜀山的份?”

见木先生也不分辩,慕容春华笑着摆手:“不关他们的事。还请魏夫人冷静,听我姑姑说两句。”

木鸟徐徐飞来,胭脂站在鸟头上,仙姿卓然。谢宝刀、君如月左刀右剑,站在两翼,气势凛凛。

魏夫人见状,松开慕容春华道:“原来是你!”

胭脂微笑道:“魏夫人,多年不见,你这严苛的性子还是没有变。”

魏夫人沉声道:“妖怪尽是奸恶之徒,宁可错杀,不可放过。是你管了这个闲事么?”

胭脂道:“是,花奴是奉我之命行事。”

魏夫人眯起双目:“即便是你,破我法术亦是触我逆鳞之事。既毁我塔,便接着我的怒火吧——”一语未了,她扬起双袖,其内涌出无数狂沙,宛如两条黄沙巨臂,要将其内的一切统统抱合,碾压成尘!

胭脂夷然不惧,只轻抬小指,召出两道薄薄的辟沙气罩,笼在木先生、石先生身前。慕容春华却骤然拨动算珠,一串琤瑽连响,魏夫人的沙臂便似被几个大拳轰然震散。

魏夫人见状,怒吼一声,双袖高举,地上的流沙向天飞起,织成一张铺天盖地的尘沙之网。

慕容春华五根春葱般的手指点住算盘上五颗算珠,忽然一齐拨动。天上风云登时变色,似有一只无形利爪拖行其中,将沙网撕出五道横贯天空的长条。

尘网将散,魏夫人忽然化形为虚,没入沙尘。沙暴骤然猛烈了十倍有余,整个世界都像被裹进沙团中打磨。小妖们被掩埋至腰,动弹不得。木先生石先生已经控不住在风中乱转的葫芦,幸亏有胭脂施放的辟沙气罩,才没被尘沙满头满脸地扑打。木鸟依然勉力在沙暴中飞行,君如月和谢宝刀都伏低了身子,避开扑面而来的风沙。胭脂不闪不避,踏着木鸟冲去慕容春华身边,拉他坐下。见他容色苍白,鼻尖上都渗出一层薄汗,她低声问:“还撑得住吗?”

“没事。”慕容春华神情凝重,专注地一颗颗拨动算珠,眼里焕发着遇到真正强手的光彩。

他闭目,一沙一世界,一叶一如来,宇宙万千尘埃尽化游虫细鱼,渐次长大,成飞禽走兽,成行人车马,川流不息,又化亭台楼阁、街衢巷陌、荒村野店,既而又巍巍然现出崇山峻岭、大江大湖,俯瞰世界,云飘絮乱,万里江山一览无余。他春葱般的手指穿过黑暗,穿过星辰,穿过千山万水,一指点在太阳——算盘中央的金色算珠上。一切都急遽地倒退,江湖萎缩,高山倾倒,桑田复归沧海,舞榭歌台化灰化烟,曾经巍巍然煌煌然的一切,都成了细鱼游虫,终化万千尘埃飘散在渺渺洪荒。

他睁眼,沙暴已经尽数消歇。一地流沙之上,徒留一袭黑衣。

流沙起伏,像有什么藏匿其中□□喘息。

胭脂抬手朗声道:“魏夫人,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吗?”

流沙中吹起一股旋风,黑衣飘起,黄沙漫入,又成魏夫人模样,依旧高髻严妆,相貌端伟,但面上终是带着三分狼狈之色。她昂起头,启唇:“说吧。”

先开口的却是石先生:“魏前辈,这九重阁阁主怎么得罪你了?我方才听说,你关她只是因为看不惯?”

魏夫人瞳孔缩小,冷然道:“看她那夭夭矫矫的轻狂样子,可有一些儿正气?我逮这么个妖怪,要你们多管闲事?”

木先生正色道:“前辈,我们蜀山降妖,以惩恶扬善为己任,向来师出有名。若仗着年资,不辨黑白,由着一己喜恶伤害生灵,岂不有道之真义?”

魏夫人勃然大怒,可方才已经落了下风,也不能霎时召来沙暴砸木先生一脸出气,只得恨声道:“精怪乃天地间第一等狡狯生灵,哪有不害人的?就算一时敛爪,也不过是假面伪善罢了,一旦有变,依旧会为害世间。守道必严,除恶务尽!谁也不能说我做的不对!”

眼见话不投机,胭脂插话道:“魏夫人对妖怪的看法根深蒂固,本不指望三言两语能让你改变看法。但这位九重阁阁主是我门人。”她看了惊讶的雪红朱一眼,微笑道:“她不是什么妖邪,只是本体有些特殊罢了。魏夫人无故拘禁我门人三月之久,总该向我道歉,而非咄咄逼人!”

魏夫人下巴发紧,看向雪红朱,一时竟无话可说。

雪红朱在她的目光下有些瑟缩,但有这么些人给她“撑腰”,又禁不住飞扬得意起来,喜气洋洋地看着魏夫人。

魏夫人目光闪了闪:“好罢,毁我沙塔之事,我可以既往不咎。你的意思呢,这是要向我兴师问罪吗?”

胭脂看着她,轻笑:“你嫌我们多管闲事,可见你也知晓,欺负三五个看不顺眼的妖怪只是‘闲事’。现有一件惩恶扬善的大事可做,不知诸位可否抛下‘闲事’,随我们一道做件‘正事’?”

魏夫人愠怒:“我可懒得管他人闲事!”

胭脂含笑道:“魏夫人‘守道必严,除恶务尽’,难道只有你对付的小妖小怪才罪该万死,而那祸害黎民苍生、搅得风云变色的妖魔就是你‘懒得管的闲事’?”她转向木先生石先生:“蜀山以惩恶扬善为己任,自然不会推卸担子的,是不是?”

木先生、石先生拱手道:“若真有这种妖魔,甘愿出力。”

魏夫人攥拳片刻,松拳叹道:“也罢。是什么大事?”

见胭脂向他们发问,雪红朱不由自主退了两步,闪到君如月身后,冷不妨听胭脂唤她:“九重阁既有人手,你也别懒着,来帮我一回吧。”雪红朱忙用蜜调的嗓子答应了。

胭脂端坐,问:“诸位可听说过少都符么?”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