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 恃宠

小说:锦色盈门作者:小舍予香更新时间:2019-01-19 06:30字数:750744

雪兰又闲度了几个月,而这几个月里发生了事倒也不少。

先是叶贵妃动了胎气,在她的牡蓉殿里休养着。皇上不许外人擅自去打扰叶贵妃,所以楚氏并未进宫探望。

楚氏生下了一子,叶老太太大喜过望,雪兰和盛信廷去探望,雪兰不由得埋怨楚氏没早告诉给自己。楚氏笑着认了错,雪兰也不好再说什么,给这个叶府的长孙挂了一个嵌着宝石的金锁头。

盛兰溪嫁了人,平武侯府热热闹闹的迎娶了盛兰溪过门。陶骏是庶吉士,鲁氏在外面到底也是颇有贤名,于是她把盛兰溪的嫁妆办得也十分风光。三日回门时,盛兰溪娇羞着和雪兰见礼,私底下说的倒都是小夫妻的相处。寥寥几句,雪兰就听出陶骏待盛兰溪是极好的,雪兰也替盛兰溪高兴。

盛信廷从平武侯府里回到了家,就见韩琢在门口守着。雪兰一见,知晓主仆二人有话要说,便带着丫头回了内院。

盛信廷一面走着一面问韩琢,“可是查出什么了?”

韩琢跟在盛信廷身后,声音压得极低,“应该是大内高手。”

盛信廷闻听此言,放慢了脚步,口中喃喃着“大内”。韩琢不敢多言,跟在盛信廷的身后。

盛信廷立住了脚步,转头对韩琢说,“若是再有什么线索,你便顺着查下去。”

韩琢低头退了下去,独留盛信廷一个人。

大内……会是皇上?

盛信廷抬起头来,见有几只鸟从树梢间飞了过去。

应该不会……扬贤帝此时还是忌惮着盛信廷的,而且他对雪兰的情愫是说不清楚的。那么会是谁呢?会是后宫里的娘娘?

盛信廷的眉头紧皱起来。

不管是前廷也好,后宫也罢,每每想到暗中有一双眼睛想着加害他们夫妻时,盛信廷就寝食难安。这个暗中之人犹为狡猾,盛信廷却相信没有不露尾巴的狐狸。

昭华公主的帖子就是在这时送到了内院去了。

雪兰展开了请帖,抬眼细看。原来昭华公主请了世家的几位夫人去自己的府里赏桂花。

盛信廷进门时,雪兰正看着请柬。盛信廷接过洛璃递上来的帕子,就笑问雪兰,“谁下的帖子?”

“昭华公主的。”雪兰把帖子放了下来,“昭华公主平静了许久,忽然想起开个桂花宴了。”

盛信廷端起桌上的茶,轻轻吹着茶上的热气,“我虽不知道昭华公主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好像是昭华公主开罪了谁。有人来报说叶贵妃曾去了公主府。”

雪兰抬眉看着盛信廷,“难道和贵妃有关?”

盛信廷摇摇头,“现在说不好和哪件事有关,你若是能不去便不去罢。”

雪兰点头。

夫妻二人正说着话,有小丫头进来禀报说,平武侯府的大姑奶奶手下的丫头来了。

雪兰急忙叫丫头进来。

来的是从前服侍在盛兰溪身边的奵翠,奵翠进来施了礼后就笑道,“我们二奶奶想叫我问大舅奶奶过几日公主府的桂花宴,大舅奶奶可去否?若是去了,就和我们奶奶一道。”

雪兰看了一眼盛信廷,盛信廷接过了话来,“公主也给你们奶奶下了帖子么?”

“是啊,”奵翠答道,“今日早上我们奶奶收到的,奶奶就叫我来问问大舅奶奶。”奵翠说着看了看盛信廷又看了眼雪兰,“大舅奶奶不去么?”

盛兰溪才刚刚嫁到平武侯府,这样世家夫人们的聚会若是有一次不去,此后也不会再有人愿意请。盛兰溪是新媳妇,自然是要去的。

“去告诉你家奶奶,我也去,叫她到时候来将军府罢。”雪兰笑着打发走了奵翠。

盛信廷皱了下眉,端起茶杯又喝了起来。雪兰走到盛信廷的身后,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下巴抵在盛信廷的头顶,“你放心便是了,我带上几个丫头跟在身边。”

盛信廷的手缠住了雪兰的手臂,微微笑着,“凡事你小心就好。”

雪兰倚着盛信廷的头闷闷的嗯了一声。

待到昭华公主桂花宴那日,雪兰和盛兰溪一道去了公主府。

昭华公主的身份超然,自然不会亲迎了她们。却也叫自己身边有脸面的宫女守在了门口,每每有尊贵的夫人临至,宫女都会亲去相迎,又亲送到宴息厅。

盛兰溪和雪兰相挽着手,走进了公主府的宴息厅。

公主府的气派和富丽自不必说,就是宴息厅也比寻常人家的大出一倍来。许多世家夫人已经先到了,坐在一处轻轻的说着话。见雪兰和盛兰溪而来,几个相熟的人不免打起招呼来。

雪兰和盛兰溪坐在了几个夫人的后面,前面几位夫人低低的谈话声,还是传到了她们姑嫂的耳朵里。

“听得说皇上这段时间都没去牡蓉殿。”

“叶贵妃养胎,皇上自然会去别处。”

“你知道些什么?前段时间,就算是叶贵妃养胎,皇上照样天天去瞧她,陪着她用膳,恩宠令后宫的娘娘们羡煞不已呢。”

“难道是……”

不知哪位夫人的话似乎一顿,没人去接下面的话,大家忽然都沉默了下来。

而在夫人后面坐着的雪兰也是陷入了沉思。

皇上忽然冷落了叶贵妃,和叶贵妃造访公主府会不会有什么的关系?前段时间昭华公主不是也很低调,而现在又请世家夫人们参加宴会,这其中有没有什么关联?

夫人们很快又谈起了别的话题,盛兰溪轻轻拉了雪兰的手一下,“要不咱们去外面坐坐罢。”

雪兰随着盛兰溪走出了宴息厅。

坐在抄手游廊时,盛兰溪悄悄和雪兰说,“因叶贵妃是嫂子的姐姐,所以我也正想着嫂子说呢,我也听闻叶贵妃似乎上开罪了皇上,听说是因为龙胎,皇上才没罚她。此事把太后都惊动了,太后宽慰了叶贵妃,这几日圣驾才又临的牡蓉殿的。嫂子哪一日进宫,就劝劝贵妃娘娘罢,皇上是一国之君,贵妃娘娘纵是有孕,也该顺着些皇上,恃宠而骄的事万万做不得。”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 即可访问!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